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京東科技李波:供應鏈金融科技推動數字化轉型 “雙鏈聯動”助力實體企業進化新物種

時間: 2022-09-21 13:46:33 來源:   網友評論 0

9月21日,2022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峰會在北京舉辦。會上,京東科技重磅發布了全新的供應鏈金融科技戰略——以數智供應鏈+供應鏈金融的“雙鏈聯動“模式,面向政府、企業和金融機構輸出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驅動實體產業實現“通鏈+組網”,助力核心企業實現“縱橫一體”的數字化轉型,推動供應鏈金融乃至產業金融實現突破式發展。

image.png

京東科技李波發表主題演講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科技金融科技群總裁李波在峰會上發表主題演講《供應鏈金融科技開啟產業金融新征程》指出,4800萬戶中小企業是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現有金融服務供給尚不能滿足產業結構升級及中小微企業抗擊疫情和生存發展的需求,供應鏈金融科技成為破局關鍵。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所帶來的“縱橫一體”的數字進化,不僅可以提升核心企業的競爭力,更增強了其平臺屬性,使得核心企業進化為“新物種”以應對新時期的市場挑戰。


image.png

供應鏈金融科技是一項系統工程,無法脫離產業數字化單獨存在,首先要服務于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和產業的互聯網聯結,然后在此基礎上疊加金融科技才可提升企業的供應鏈金融服務能力。供應鏈金融科技兼具科技、產業和金融三重屬性,其本質是科技、產業和金融高水平循環的結合點。


 供應鏈金融科技在產業數字化中扮演著“連接者”角色,李波指出,此一科技不僅可以讓產業鏈本身實現全鏈貫通,還能讓不同的產業鏈之間數據互通,形成一張彼此交織的網絡,逐步培育出真正的產業互聯網,因此可以助力實體產業實現“通鏈+組網”的數字化進階。

 

李波強調,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的引入意味著核心企業引入了“數據”這一生產要素,必然引發其發展模式的改變,進化為“新物種”。具體而言,供應鏈上的核心企業在部署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可獲得“縱橫”兩個維度的發展,縱向上推動以數智供應鏈為核心的數字化轉型,將供應鏈變成供應網,提升供應鏈效率和韌性;橫向上擴展面向上下游生態的金融服務和技術服務能力,不僅可促進生態繁榮更可以帶來新的增長空間。

 

以下為李波演講全文:


供應鏈金融是扶持中小企業的核心通道


相信大家都能體會到,近幾年來,反復的新冠疫情疊加復雜動蕩的國際局勢,使我國經濟發展受到很大挑戰。今年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加大力度部署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推動經濟回歸正常軌道,如今已經出現比較積極的變化。

然而,從長期發展結構角度看,在整個實體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依然還存在著一些結構性的梗阻,特別是金融服務的供給尚不能滿足產業結構升級及大量中小微企業抗擊疫情和生存發展的需求,影響著增長動能的恢復。因而如何全面支持產業鏈且精準充分的滴灌中小微企業,也成了當下金融、產業以及科技界上下求索、共同努力的目標。


image.png


在不斷研究探索和實踐的過程中,包括政府、監管部門、學術界以及市場主體都發現,供應鏈金融可能是破局關鍵。供應鏈金融天然以真實貿易和交易為支撐,不像傳統金融那么過度依賴抵押擔保。供應鏈金融既可以作為產業鏈供應鏈和金融服務的連接樞紐,打通產業鏈梗阻降低交易成本,又可以作為大型企業和中小微企業的連接樞紐,成為金融扶持中小微企業的核心通道,因而成為近些年來政策層面鼓勵和推動的重點,以及金融機構、產業平臺以及科技公司不斷創新實踐的主戰場,新的模式、新的方法在不斷涌現。

 

目前的供應鏈金融服務存在“點線面體”四個維度的問題


然而,從供應鏈金融自身發展所需的必要條件來看,當前的供應鏈金融體系依然面對著較多的限制性因素,面對著較為明顯的瓶頸。


我們從點、線、面、體四個維度來看:


首先,從點的維度來看,主流的供應鏈金融模式過于依賴核心企業作為“鏈主”去服務上下游,而很多核心企業對供應鏈金融的價值認識還不夠,沒有足夠動力或具備平臺條件去分享其交易鏈上的數據,導致金融機構難以對其鏈屬上下游企業的進行客戶身份識別、貿易背景核查、交易確權以及管理抵質押物等等,這些問題使得圍繞著核心企業展開的業務范圍受到較大限制。


然后,從線的維度來看,由于供應鏈金融對核心企業的信用確權和信用評價的能力過于依賴,導致金融機構更愿意做核心企業上游的保理融資或信用流轉業務,而對于下游經銷商的采購融資,由于沒有核心企業的擔保增信,會將其等同為信用融資,缺乏推廣的意愿和能力。


此外,大部分與核心企業的直接關聯度比較低的中小企業,信息不對稱和數據孤島的問題仍比較突出,金融機構識別核心企業信用大多僅能涉及一級供應商或一級經銷商,難以對供應鏈上的第二層乃至第三層企業形成有效覆蓋;


第三,從面的維度來看,存在著供應鏈商流、物流、信息流和資金流“四流”數據處于不同的主體而難以統一歸集等問題,比如說訂單信息可能在核心企業,物流信息在物流方,資金流又在銀行那邊,沒有一個平臺能夠把“四流”數據真正整合起來。


即便是在特定情形下,單條供應鏈的“四流”信息可以形成聚集,但是不同產業鏈之間還不能“跨鏈”,更多維的產業和企業經營相關的數據,例如行業整體銷售及價格指數、產業園區數據、財稅數據等等,也沒有形成連通共融,使得金融機構基于信用的風控模型難以真正向多維大數據模型進行進階,所以授信仍會非常謹慎。


第四,從體的維度來看,也就是供應鏈金融所涉及到的生態各方,相互之間良性的協同機制還沒有建立。核心企業、鏈屬企業、金融機構、科技公司以及行業組織之間,大多是在采用獨立作戰,或者兩兩合作的模式,更多還是點狀的突破,很少能將點連成線,將線連成網。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到,供應鏈金融本身是一項系統工程,其本身不能脫離于產業數字化而實現,即使實現了,也是瘸腿的實現。由此我們認為,要想真正做大做強供應鏈金融,就需要換個思路和打法。要跳出金融思維做金融,先基于對產業的理解服務于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和產業的互聯網聯結,再去疊加金融科技去改善供應鏈金融,才是解決之道。而這種方法,我們稱之為——供應鏈金融科技。


供應鏈金融科技助力核心企業進化新物種


供應鏈金融科技,在我們看來,其核心手段是,基于對產業鏈和供應鏈行業know-how的充分掌握,利用新型的供應鏈數智化技術去打通研、采、產、銷、服等各節點,進而實現整個供應鏈商流、物流、資金流和信息流四流數據的閉環并實現平臺化歸集,使各個環節的數據可留存、可監控、可利用;


其結果是,基于一條或多條供應鏈數據及行業綜合數據的交叉驗證,金融機構能夠有效實時掌握供應鏈上下游不同融資客戶的真實經營情況和資金動向,從而有效降低獲客、風控、運營等系列成本,繼而通過新型的供應鏈金融系統為供應鏈上各個環節的企業提供更高效率和更低利率的金融服務;將不可貸變為可貸,將線下貸變成線上貸,將低額貸變為高額貸,將高利率變為低利率。


總結來說,供應鏈金融科技兼具科技性、產業性和金融性三重屬性,其本質是,科技、產業和金融高水平循環的結合點。


從相對宏觀的產業數字化推進與升級的維度來看,供應鏈金融科技的發展不僅會讓產業鏈本身實現全鏈貫通,且能夠讓不同的產業鏈之間數據能夠互通且形成一張彼此交織網絡。從鏈到網,逐步編織成真正的產業互聯網。也就是說,供應鏈金融科技能夠發揮真正的“連接者”角色,助力實體產業實現通鏈+組網的數字化大目標。


從相對微觀的企業數字化轉型的維度看,當企業引入并應用了供應鏈金融科技,也就是引入了數據作為新的生產要素,本身的發展模式也就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其在縱向上推動以數智供應鏈為核心的數字化轉型,將供應鏈變成供應網,可以提升供應鏈效率和韌性;其在橫向上擴展面向生態的金融服務和技術服務能力,可以打開新的增長空間。


這種縱橫一體延伸的數字進化,不僅會直接帶來降本增效的經營價值,也會因為聯結產業互聯網而實現模式的升級,從“鏈主”進化成“平臺”,這本質上是進化成了新的物種。

 

為什么供應鏈金融科技看京東?


正是基于對供應鏈金融科技多方面價值的認可,我們京東科技從2022年開始,正式將供應鏈金融科技的輸出列為“必贏之戰”,同時成為京東的重要戰略方向之一,將我們多年沉淀的技術、模型、算法、工具產品化、標準化,面向我們的合作伙伴進行輸出。


京東集團定位是一家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新型實體企業,一端連接著消費互聯網,一端連接著產業互聯網。在數智供應鏈的打造方面,截至目前,在整個京東自營商品超過一千萬SKU、服務超過5.8億用戶的基礎上,京東采購自動化率達到85%,庫存周轉天降至近30天,達到世界級領先水平。京東物流運營超過1400個倉庫,倉儲總管理面積約2600萬平方米,在全國94%的區縣和84%的鄉鎮實現當日達或次日達;在工業品流通層面,京東工業深入行業一線,在工業企業的園區、廠區、產線旁,建設了企配中心、京工柜、智能移動倉等一系列面向工業產業供應鏈管理的新一代基礎設施,來構建滿足B端工業品履約需求的“最后一公里”交付保障中心。


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脫胎于整個京東數智供應鏈實踐,在此基礎上深耕金融科技近10年,懂供應鏈也懂金融,這是我們全面投身于這份事業的基礎條件。


京東科技早在2013年推出第一款基于互聯網的供應鏈保理融資產品京保貝,去服務京東自營的廣大供應商。此后攜手銀行等合作伙伴,陸續推出了服務于鏈屬中小微企業的采購融資、動產融資、倉單融資、信用融資、融資租賃、企業支付、票據平臺等多種供應鏈金融科技產品和服務。


基于這些業務的實戰化錘煉,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所沉淀的是,基于云計算、機器學習、隱私計算、產業知識圖譜等技術所建立起來的,包含產品設計、系統建設、智能信用評估、多頭貸款識別、智能反欺詐、貸中風險監控、貸后風險管理等全鏈路的產品設計能力、全流程風控能力和智能運營能力。


單從風控能力看,截至目前,我們在用的風控策略已超過5000條,可實現1周內完成項目評審及系統數據對接,單筆業務秒級審批,自動化率達95%以上,相關業務資產不良率處于行業最低水平。


如今,京東科技致力于從京東供應鏈走向產業供應鏈,全面開啟走出去的戰略。京東科技集成京東集團全部技術服務能力和產業服務能力,以“數智供應鏈+供應鏈金融”雙鏈聯動集合成為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的模式,助力地方政府和大型產業集團打造供應鏈金融服務平臺,通過平臺化方式連接金融機構化解不同產業鏈、供應鏈上的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難題,推動實現“科技—產業—金融”的高水平循環,助力政府和行業各方構建國內更加強大的統一大市場,助力經濟增長動力的恢復。


也就是說,京東輸出的是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而實際去跑供應鏈金融業務的,是產業方和金融機構。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的核心定位是,通過服務核心企業、產業服務平臺、政府平臺以及產業園區等供應鏈上的主體企業和組織,形成基于供應鏈交易或企業真實經營數據的金融資產,并通過科技手段將非標資產標準化,依據資金方的風險偏好及價格匹配資金,輸出資產,促進平臺的流量交易規?;?,最終成為資產、資金的高效對接的生態服務平臺。


下面向大家分享下我們已經落地的一些行業實踐:


在大宗貿易產業鏈,我們助力廈門國貿打造供應鏈管理協同平臺+供應鏈金融平臺,通過雙平臺整合商流、物流、資金流和信息流,增強內外部業務協同能力和供應鏈流轉效率,整合外部倉儲物流、加工、金融機構等產業資源;依托業務場景提供反向保理、應收融資、未來貨權、采購融資、訂單融資等供應鏈金融產品外,還結合風險評估,優化風險策略。


在大消費產業鏈,我們助力古井集團打造供應鏈金融服務平臺,平臺包括了上游供應商融資管理系統、下游經銷商業務系統、二批終端業務系統、票據服務系統等場景的金融服務,并可助力古井集團接入外部和內部系統數據,實現現有業務管理系統的集成,并建立風險決策中心,實現相關準入、反欺詐、量化定價。


在能源產業鏈,我們助力中國海油旗下中海信托打造供應鏈金融服務平臺,重點圍繞中國海油旗下自建電商平臺“海油商城”部署研發中海信托-貿易融資系統模塊,更高效便捷助力能源產業鏈下游經銷商緩解資金周轉壓力。


在新能源產業鏈,我們助力天奇股份打造支持接入多個金融機構的“鋰電池循環利用一體化平臺”,著力解決當前鋰電池回收利用企業規模小、融資難的問題,并建立鋰電池循環再利用的產業閉環。


盡管我們京東具備數智供應鏈+供應鏈金融兩套最完整的服務體系,但我們深知,供應鏈金融科技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產業生態圈,它需要多方參與,充分激發出協同效應才能創造最大的價值。


京東科技愿與各地方政府、大型產業集團、中小企業以及金融機構等行業主體攜手精誠合作,愿意做充分開放的擔當和標桿,激發出行業各方的協同效應。讓供應鏈金融科技廣泛惠及每一個核心企業和產業鏈的中小微企業,助力實體產業高質量發展,是我們不變的追求,希望能夠與行業各方向實而生,與產業共進。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美女被操视频一区二区